燕赵道教  
.《河北道教史》出版面世
.关于恢复河北省道教协会图书音像流通处
.河北省道教协会关于举办巡回讲经的通知
.黄信阳会长在“善行河北、点亮心灯”首
.首届中国道家艺术名人书画展开幕式——
.首届中国道家艺术名人书画展在河北美术
.河北省道协直属宫观——鹿泉十方院
.首届中国道家艺术名人书画展——暨“点
道教常识  
.道教行礼须知
.道教八节斋日
.道教四始斋日
.道教三会斋日
.道教三元五腊
.方至通宗师(1877—1926)
.徐敬义律师(1925年传戒)
.蒋永林律师(1884年传戒)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道教俗信
 

老城隍庙里的曲艺杂耍


    老北京天桥的民俗文化,似乎无人不晓。实际上早年间老保定的城隍庙与其堪有一比,二三十年代,我家住在城隍庙台底下,旧日场景还历历在目。
    老城隍庙(今古城宾馆)很大,里面有卖估衣旧货的,吹糖人的,拉洋片的,卖茶汤、扒糕各种小吃的,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各种杂耍曲艺摊子,放学后经常背着书包转到人家收摊才回家。
    大部分耍把式的都和卖药结合,记得有一位耍大刀的,为证明他卖的膏药药力大,先把敲起来当当响的粗铁钉夹在烤热的膏药里,铁钉拿出来时就软得打弯了,许多人就掏钱买,
    我最佩服的是一组练武的,把枪尖放在肚皮、咽喉上顶,枪杆都顶弯了,跟现在电视上演的一样,不过这可是在你眼跟前呀。我不止一次地偷偷试过那枪尖的真假,还好奇地触摸过那卖艺人的肚皮,明明也是肉长得嘛。最令我咋舌的是一位瘦骨伶仃的老艺人,他把两个鸡蛋大的铁球依次吞下去,可以看见铁球顺着食道往下蠕动,然后晃动身子听见铁球在肚里当当响。还把一尺多长的宝剑一点一点往嘴里捅下去,仰着脖子待老半天。后来多次听人说这都是假的,但我觉得不像,有次我蹲在刚练完把式的老艺人旁边,看他吐出的唾沫都带着血丝,端个大碗喝水,很吃力很痛苦的样子。
    说书摊子也全是在露天空地,摆几排条凳,前面放张桌子,惊堂木一拍节目便开始。那时已有些名气的有刘金山的《杨家将》、刘复初的《三侠剑》。但我不大听这些,一是觉得他们说得太正规不好玩,而且那里往往没我们这些听蹭书的小孩子的位置。
    有一位说书的总爱东拉西扯跟观众逗,一部《隋唐演义》像是永远也讲不完,光“三休樊梨花”一段就几个月没有结果,有观众就急着打听薛丁山和樊梨花到底咋着了,他说你们瞎急什么呀,要让他们今天就复婚入了洞房,还有咱们什么事呀。
    那些艺人们也不总是穷逗,孙中山先生逝世那年,尽管是北洋军阀执政,但北京人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送葬仪式,两位说相声的年轻人也一改平日耍贫嘴的风格,用相声中的贯口活慷慨激昂地表现了这件事,“前面马队开道,八八六十四人的乐队,一百对洁白花圈,望不到头的送葬人群。”赢得了周围观众热烈的喝彩,连我这个小学生都受了感动。
    那时我最喜欢的一位艺人叫傻茂胜,名气虽不大,但脾气好招人喜欢,他变小魔术加讲笑话。一次他讽刺一个人穷得没饭吃,天天只是跪在上帝前哀求,上帝说(用洋腔洋调):“好吧,正好我也没有饭吃,我俩就伴,一起去要饭吧。”我觉得又好玩儿又受启发。还有一次他边收拾魔术道具边唱着他顺口编的小曲,“姐妹俩呀两朵花,姐比妹大两岁呀,妹比姐小两岁呀,大两岁呀小两岁呀,姐属虎来妹属兔呀”,观众发现出错了“噢”地哄起来。他也不慌接着收拾他的,停一下又接上两句,“姐生在正月初呀,妹生在腊月底呀,虎头挨不上兔尾巴”,观众又是一阵大笑。
    这么多的娱乐享受要花多少钱呢?所有的杂耍曲艺场子没一个要买票的。杂耍的一般是演出告一段落时,表演者鞠躬作揖,观众自动往里扔钱。曲艺场子则是有个帮忙的拿个小笸箩,到观众前挨个收钱,一般一个铜板就行了。但这一个铜板我也没有,只要听上面张嘴说“欲知后事如何”,便起身紧走,还听见“且听下回分解”在后面传来。
    就这样一个一个场子地蹭听蹭看,在老城隍庙里度过了青少年时代最快乐的时光。

[保定旅游网]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道教协会中国民族宗教网河北省民族宗教厅中国宗教网河北道教网保定民族宗教局保定道教网弘道文化网涞源泰山宫黄信阳博客刘崇汉博客史理广博客易县太阳宫白云深处人家
保定道讯道教典籍 保定道长 道教风光 保定道教 道教俗信 燕赵道教 道教影像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内容意在宣传 如有侵权 请致电本网 保定道教网 版权所有 保定频道 技术支持
通用网址:保定道教 河北道教 联系电话:0312-7195395 13930808432 邮箱:daojiao@126.com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